微啦網 首頁 > 讀書

十個關鍵詞透析“全腦開發”

2019-06-17 08:34 新京報

市場上主打“全腦開發”概念的教育機構不在少數。十幾年來,這個概念在國內愈發火爆,不少機構做到全國幾百家連鎖店的規模。

這些機構往往宣稱自己的課程基于“左右腦分工”理論設置,甚至稱可以培養孩子“觸知”、“透視”等“超能力”。

而支持這些機構生存的,是一批又一批收割不盡的家長們,他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被上天寵幸的那一個。

然而“全腦開發”概念真的科學嗎?“全腦開發”到底是開發些什么?是否具有科學依據?科學的人腦開發應該是怎樣的?北師大認知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、兒童青少年腦智研究中心主任陶沙,中科院心理所附屬北京中科青云實驗學校副校長周德文兩位專家,圍繞十個關鍵詞,全面透析了有關全腦開發的相關問題。

陶沙 北師大認知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、兒童青少年腦智研究中心主任。受訪者供圖

周德文 中科院心理所附屬北京中科青云實驗學校副校長。 受訪者供圖

1 腦開發

新京報:腦是可以開發的嗎,又包含哪些方面?

陶沙(北師大認知神經科學與學習國家重點實驗室教授、兒童青少年腦智研究中心主任):腦的開發我們一直都在做。其實教育做的就是這件事。當人們在說腦的開發的時候,我們會指向人在適應各種各樣復雜變化的情境中,更有能力去適應這個變化。具體而言,腦的開發有很多不同的路徑,包括提升語言能力、閱讀能力、數學能力、注意能力、記憶能力、自我調控能力等。

豐富的閱讀、學習新的語言、接受音樂訓練、參與有一定強度的體育活動,都對腦智的發育具有積極促進作用,使人腦的結構和功能得到顯著提升。腦可以開發,但開發腦一定是基于理解腦和保護腦的基礎上,而不是說像挖煤礦一樣,挖到沒有為止。

周德文(中科院心理所附屬北京中科青云實驗學校副校長):反應速度、邏輯推理、思維能力、閱讀理解能力等等這些都是大腦認知功能的反映,但并不代表腦功能的全部。除此之外,對大腦的研究還包括感知覺、注意、記憶、決策、社會認知等課題,但這些也只是腦相關研究的一小部分。當前對于大腦的研究和認識還太少。

2 全腦開發

新京報:目前市場上諸多機構提及的“全腦開發”概念有問題嗎?

陶沙:全腦開發概念籠統,目前沒有清晰界定,大家似乎都知道,但其實又都說不清楚。腦的開發具體包括哪些、哪些有效、哪些無效、對哪些人群在什么條件下有效?這些問題目前還沒有明確的共識。因此,鑒別、評價市場上五花八門的訓練,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。根據目前已有的科學證據,可以明確地講,腦的開發絕不包括“開天眼”。

由于科學研究及其轉化應用還處在初步階段,因此全腦開發在市場上存在很大的灰色空間。市場的確是逐利的,同時也必須不斷完善提高,包括國家的監管、消費者科學素養的提升、從業人員素質水平的提高。

3 左右腦分工

新京報:市場上全腦開發機構大部分課程都是基于1981年諾貝爾獎得主羅杰·斯佩里(Roger Sperry)的裂腦研究,你怎么看?

陶沙:斯佩里的裂腦研究用實驗的手段告訴我們左右腦是有相對的分工,是人腦研究的重要里程碑。在此基礎上,科學研究已經有更進一步發展。后續的研究發現,健康、正常的人腦,左右腦協同是主旋律,分工永遠是相對的。

比如,語言的加工存在左腦優勢,但是右腦同時也在積極地活動,對于理解“弦外之音”不可或缺;一般人群音樂加工具有一定的右腦優勢,但是左腦也在積極活動,甚至音樂家加工音樂更以左腦為主。因此,所謂把左腦、右腦分別開發的各類宣傳以及曾經流行一時的右腦革命都不科學。一些機構提出的“右腦開發”,實際上是一種誤讀,無視這么多年來科學研究的進展。

4 大腦閑置

新京報:“人類的大腦其實只開發了5%-10%,還有90%的大腦是閑置的。”怎么看待這種說法?



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