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啦網 首頁 > 讀書

《論語讀后感》衛靈公---3

2019-06-17 08:34 心易薈

子曰:“志士仁人,無求生以害仁,有殺身以成仁。”

孔子說“志士仁人,不會因為貪生而損害仁德,有犧牲生命來成就仁德者”

后邊一個“仁”字作“仁德”講,即君子們應該具備的品德。乃是“君子固窮,小人窮斯濫矣”的另一角度的解讀。縱觀孔子的一生,處處講仁,時時講仁,標榜自己克己復禮為仁。然而,孔子熱愛生命,更熱愛生活,即便活得很艱難他也想活得長久一些。所以,他決不會“殺身以成仁”。因此,他“危邦不入,亂邦不居”,把自己的女兒和侄女都嫁給不會殺身成仁的人。總而言之,此話是說給他人聽的。

子貢問為仁,子曰: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居是邦也,事其大夫之賢者,友其士之仁者。”

子貢問如何實行仁。孔子說:“工匠想要制作好產品,必定要先磨利他的工具。居住在一個國家,要侍奉有賢良的官長,結交有仁德的士人。”

工匠憑借利器制作出精美產品,因而,君子要結交賢友,侍奉有仁德的官長,而后將自己熏陶成仁德之人。言外之意,即便你有良苦用心,倘若在昏君貪官手下做事,倘若身處一群狐朋狗友之中,你便與“仁”無緣了

這是君子們為人處世的基本準則,做起來就難了,身處社會之中,你會與各種人等交往,與各種人等在一個公司,一個部門,不結交也得結交,因為小人你不能隨便得罪,不然混都混不下去。例如,孔子便侍奉過衛靈公衛出公,去見過南子。

顏淵問為邦。子曰:“行夏之時,乘殷之輅,服周之冕,樂則《韶》、《舞》、放鄭聲,遠佞人。鄭聲淫,佞人殆。”

顏淵問如何治理邦國。孔子說:“用夏代的歷法,坐商代的車子,戴周代的帽子,樂舞采用《韶》樂和舞《武》,驅逐鄭國的樂曲,遠離兩邊說好話的人。鄭國音樂淫蕩,兩邊說好話的人危險。

輅:“輅”(輅)是“路”的假借字。“路”字從足從各,本義為荒野中走出來的小徑。“輅”借“路”的形、音、義,以車置換本字的足,以新創設的“輅”表示專一在路上行走的車(與郊野中行走的兵車不同)。引申泛指車輛。

冕:“冕”是產婦頭上戴的裹巾,引申指禮帽(執行禮儀活動時戴的帽子),又泛指其他帽子。

佞:會意字,從人從二從女,構意源自一女在兩男之間周旋。“佞”的本義為用花言巧語兩邊討好的人。此處用其本義

我們現在用的是西方的日歷,西方的汽車,西式的帽子,他老人家知道后會不會氣的頭頂冒煙

子曰:“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。”

孔子說:“一個人如果沒有長遠的考慮,一定會有眼前的擔憂,”

此話已是成語格言,我們在人生規劃上必須要牢記這句話。讀者可參見《憲問篇之二十八》:“仁者不憂,知者不惑,勇者不懼”,



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