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啦網 首頁 > 歷史

長征第一渡:送別親人 不忘來時路

2019-06-17 08:33 中國青年網

6月12日,中央紅軍長征第一渡紀念碑園,游客在長征渡口碑前拍照。 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 李建泉/攝

6月14日,江西省于都縣梓山鎮山峰壩渡口,梓山鎮張軍村村民易書德手捧著記載有“革命烈士英名錄”的族譜,向記者講述起自己家族長輩的故事。

“易金蓮,紅三軍團軍事科長,1934年在本縣車頭犧牲,年僅19歲;易封樓,紅一軍團戰士,1935年在廣昌縣作戰犧牲,年僅26歲;易詩作,生卒年份不詳,紅軍戰士,北上無音訊……”

這本族譜上記載著當年參加紅軍的于都易氏族人的基本情況。

在“紅都”瑞金,在“將軍縣”興國……在中央紅軍長征出發地、贛南原中央蘇區,許多村莊都有這樣一本紅軍烈士譜。在1934年的秋天,這些血氣方剛的紅軍將士從8個主要渡口集結出發,踏上了當時并不知道目的地的長征。

河水滔滔如悲鳴,渡口悠悠魚水情。當年紅軍經過的這些渡口,今天已成為追思先輩的地方。站在渡口邊,易書德一邊看著族譜,一邊思索,當年的紅軍從這里“初”發時,靠的是什么?

于都縣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里珍藏著許多歷史文物,最能直觀反映長征歷史的,可能要屬船板、門板和船篙了——這是當地民眾幫助紅軍搭浮橋、擺渡過河的見證。

這些漁船和竹篙,是于都船工李聲仁運送紅軍時使用的實物。1934年10月16日,正在于都河上撒網捕魚的李聲仁等幾人被招呼到岸邊,紅軍告訴他們有大批隊伍要渡河,希望他們幫忙。

當天傍晚開始,李聲仁和愛人同撐一條大漁船送紅軍過河。當時的于都河有600余米寬,最深處有20多米。等到把這支紅軍隊伍全部送過河,天已蒙蒙亮了。

第3天,又有一批紅軍隊伍要渡河,李聲仁和父兄等人從晚上7點開始,將一船又一船的紅軍官兵送過河。

據史料記載,在那短短的幾天里,于都人民匯集起800余條大小船只,動用了成千上萬塊木料做成浮橋,幫助8.6萬名紅軍戰士過河。

除了木船,紅軍還在那幾個晚上架設了浮橋。因為天黑,兩岸看不見旗語,暗號也聽不清,浮橋很難架直。一些有經驗的船工出了主意,在浮橋上掛上馬燈,借助微弱的燈光,浮橋連成了直線,戰士順利渡過于都河。

那時,為了不讓敵軍發現,紅軍只能在傍晚架設浮橋,凌晨再拆除。8個渡口中有5個需要架浮橋,反復拆搭有15次之多。因為架設浮橋的木板奇缺,周邊的村民踴躍捐獻了自家的木料。

縣城東門有位姓曾的老大爺,兒子參加了紅軍,他將家里的門板床板扛去架設浮橋,自己在地上鋪了草席就地而眠。聽說架橋工地上缺木材,又把給自己準備的棺木拆下送了去。時任中革軍委副主席的周恩來聽說后感慨地說:“于都人民真好,蘇區人民真親”。

如今,這幾個字已被深深刻在于都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前的石碑上。包括李聲仁擺渡紅軍的于都縣羅坳鎮石尾渡口在內的8個渡口,也都立起了“長征第一渡”的石碑。

當地百姓為什么會如此愿意幫助紅軍?對于這個問題,于都縣博物館群工部副主任胡曉瓊經常會拿出一組數據來作答:蘇區時期,于都縣有30余萬人口,但先后有6.8萬人參加紅軍,10萬余人支前參戰,參加中央紅軍長征的隊伍中,有五分之一的于都籍子弟兵。

胡曉瓊還提到,在架設浮橋時,紅軍也有明確的規定:架設浮橋的船只和木材,不能將其損壞,一旦損壞要將木板折價賠償給老百姓,如果木船無法再使用,需要將建造新船的材料費、雇工費等費用折算清楚,一起賠給老百姓。

不拿群眾一針一線,是紅軍的嚴格紀律,是任何時候都要堅守的原則之一。

在于都縣梓山鎮山峰村,山峰壩渡口紀念碑周圍一片綠意。85年前,這里還是一片甘蔗地,曾有許多紅軍戰士在此和衣而眠。

1934年10月17日,紅一軍團的1萬余名將士在此集結,準備涉水渡過于都河。第二天早上,村民們發現,前一天浩浩蕩蕩的隊伍早已渡河遠去,只剩下甘蔗地里鋪滿的甘蔗枯葉。原來,為了不擾民,在此集結的紅軍選擇夜宿甘蔗地。“當時村民都很感動,都說紅軍不愧是咱老百姓的部隊啊!”山峰村黨支部書記林明輝說。



走势